Menu

战略意义大



图片 1

图片 2

“东方-2018”演习9月13日进入主要阶段,中俄联军演练携手击退假想敌进攻。俄总统普京和中国防长亲临现场观摩。图为参演部队接受检阅。

“东方-2018”演习9月13日进入主要阶段,中俄联军演练携手击退假想敌进攻。俄总统普京和中国防长亲临现场观摩。图为参演部队接受检阅。

原题:“一带一路”应该如何走?

原题:“一带一路”应该如何走?

作者:乔良

原载:“乔良将军”微信公众号

原载:“乔良将军”微信公众号(20170312)

今天,有关“一带一路”的研究,都快成为一门显学了。这方面的文章,虽不能说如汗牛充栋,车载斗量还是有的。但是说句难听话,大部分的相关研究都是废品。从已有的成果来看,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我们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因为要弄明白为什么,首先要弄清楚“一带一路”提出的深刻背景和动因:

今天,有关“一带一路”的研究,都快成为一门显学了。这方面的文章,虽不能说如汗牛充栋,车载斗量还是有的。但是说句难听话,大部分的相关研究都是废品。从已有的成果来看,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我们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因为要弄明白为什么,首先要弄清楚“一带一路”提出的深刻背景和动因:

一、“一带一路”是什么?

一、“一带一路”是什么?

“一带一路”不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复兴,“一带一路”是今天中国的战略需求。对于“一带一路”,我们要从两个方面去理解:既是中国的战略选择,又是历史的必然。

“一带一路”不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复兴,“一带一路”是今天中国的战略需求。对于“一带一路”,我们要从两个方面去理解:既是中国的战略选择,又是历史的必然。

作为战略选择,怎么看?今天的中国,面对来自美国的巨大战略压力,为了缓解这种压力,我们必须用某种行动与它对冲。或许有人会说,对冲应该是相向而行,中国为什么要采取“一带一路”这种与美国战略压力反向而行的方式对冲?在我看来,“一带一路”是我们对美国战略重心东移、重返亚洲推进旨在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态势的一种背向战略对冲。对冲还能背向?估计很多人不能理解。背向对冲,是中国向西发展壮大自身,用自身力量的壮大去抵消美国的压力,这就是背向对冲。所以说,这是一种有意的战略选择。

作为战略选择,怎么看?今天的中国,面对来自美国的巨大战略压力,为了缓解这种压力,我们必须用某种行动与它对冲。或许有人会说,对冲应该是相向而行,中国为什么要采取“一带一路”这种与美国战略压力反向而行的方式对冲?在我看来,“一带一路”是我们对美国战略重心东移、重返亚洲推进旨在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态势的一种背向战略对冲。对冲还能背向?估计很多人不能理解。背向对冲,是中国向西发展壮大自身,用自身力量的壮大去抵消美国的压力,这就是背向对冲。所以说,这是一种有意的战略选择。

同时,“一带一路”从构想到付诸实施,又是一种历史的必然。这个历史的必然,并不是说要延续古丝绸之路的荣光。这个历史必然是什么?是历史上所有的大国崛起过程中,在它的上升段,都会出现相应的围绕它自身的国力溢出期,或曰扩张期,也就是所谓全球化,从古罗马到大秦帝国,然后再到我们后来看到的大英帝国,美帝国,全都有它自己的全球化进程。古罗马的所谓全球化虽然有很多历史学家把它拔得很高,甚至有学者鼓吹说是古罗马开启了直到今天尚未完结的全球化进程。实际上古罗马的“全球化”,并不是一个延续到今天的历史过程,不过是它自己围着地中海周边绕圈子的一个区域化进程。大秦帝国的“全球化”也是这样一种区域化进程。大秦帝国崛起于秦晋高原、自西向东而下,兼并六国,最后拿下了整个亚洲最广袤的一片平原,然后一直到汉唐完成了它的“全球化”。因为在当时,在先人们眼里,这就是整个世界。

同时,“一带一路”从构想到付诸实施,又是一种历史的必然。这个历史的必然,并不是说要延续古丝绸之路的荣光。这个历史必然是什么?是历史上所有的大国崛起过程中,在它的上升段,都会出现相应的围绕它自身的国力溢出期,或曰扩张期,也就是所谓全球化,从古罗马到大秦帝国,然后再到我们后来看到的大英帝国,美帝国,全都有它自己的全球化进程。古罗马的所谓全球化虽然有很多历史学家把它拔得很高,甚至有学者鼓吹说是古罗马开启了直到今天尚未完结的全球化进程。实际上古罗马的“全球化”,并不是一个延续到今天的历史过程,不过是它自己围着地中海周边绕圈子的一个区域化进程。大秦帝国的“全球化”也是这样一种区域化进程。大秦帝国崛起于秦晋高原、自西向东而下,兼并六国,最后拿下了整个亚洲最广袤的一片平原,然后一直到汉唐完成了它的“全球化”。因为在当时,在先人们眼里,这就是整个世界。

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些“全球化”都是一个区域化的过程,真正可以称之为全球化的,一个是大英帝国的全球化,即贸易的全球化;一个是美帝国的“全球化”,即金融的全球化。这是两次名副其实的全球化。那么,在中国崛起的今天,会不会也围绕我们发生一次“全球化”呢?应该会。在我看来,“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的全球化,或者说是中国“全球化”的初始阶段。这个初始阶段,为什么要通过“一带一路”这种方式去展开?这是因为所有现代大国在它崛起的上升段,它的生产能力和它的资本能力,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溢出冲动效应,从大英帝国到美国,一直到今天的中国,当你的国力充盈到必须与外部进行巨量的能量交换时,这时你的产能的溢出和资本的溢出就是不可避免的,中国今天正在进入产能溢出和资本扩张的早期,所以我说“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全球化初始阶段。

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些“全球化”都是一个区域化的过程,真正可以称之为全球化的,一个是大英帝国的全球化,即贸易的全球化;一个是美帝国的“全球化”,即金融的全球化。这是两次名副其实的全球化。那么,在中国崛起的今天,会不会也围绕我们发生一次“全球化”呢?应该会。在我看来,“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的全球化,或者说是中国“全球化”的初始阶段。这个初始阶段,为什么要通过“一带一路”这种方式去展开?这是因为所有现代大国在它崛起的上升段,它的生产能力和它的资本能力,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溢出冲动效应,从大英帝国到美国,一直到今天的中国,当你的国力充盈到必须与外部进行巨量的能量交换时,这时你的产能的溢出和资本的溢出就是不可避免的,中国今天正在进入产能溢出和资本扩张的早期,所以我说“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全球化初始阶段。

二、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

二、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虽说是中国的战略选择,但是实际上在更大的程度上,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次被动的选择。因为从2010年以来,美国提出重返亚洲战略,对中国的压力明显的增大。必须指出的是,亚太再平衡战略是美国严重战略误判后推出的一项针对中国的战略举措。美国以“修昔底德陷阱”理论为基点,认为只要能够打压住有挑战能力的国家,它就可以继续维持它的霸权,就像奥巴马说的继续引领世界一百年。这是非常严重的战略误判。

“一带一路”虽说是中国的战略选择,但是实际上在更大的程度上,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次被动的选择。因为从2010年以来,美国提出重返亚洲战略,对中国的压力明显的增大。必须指出的是,亚太再平衡战略是美国严重战略误判后推出的一项针对中国的战略举措。美国以“修昔底德陷阱”理论为基点,认为只要能够打压住有挑战能力的国家,它就可以继续维持它的霸权,就像奥巴马说的继续引领世界一百年。这是非常严重的战略误判。

在我看来,美国的衰落与中国的崛起没有太大的关系,即使没有中国的崛起,美国的衰落也是不可避免的。但美国的衰落,不是用简单抛物线原理可以描述清楚的,即一个事物只要它腾空,到达顶点之后都必然要衰落,这样的描述无异于废话。那么,美国的衰落是什么造成的?它和美国发明了互联网有很大的关系。是美国自己的创新为自己准备了掘墓人,创新能够让一个帝国衰落,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的确如此。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互联网有它自身不可抗拒的原理。第一个原理就是互联网本身是分布式的,扁平化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扁平化必然导致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的结果就是对权力的消解。这是互联网与生俱来的特性,没有人可以和它对抗,美国同样不能,如果说这个原理还不足以充分预证美国要衰落,那么我们再看第二个原理:互联网还将去货币化。先看一看今天我们的远程交易、电子货币、刷卡消费、网上购物等,这些东西正在使纸币——国家的信用创造,一点点退出交易的舞台。也许人们会觉得很疑惑,即使是这样,电子货币、刷卡消费,我刷的不还是美元和人民币吗,它不还是货币吗?但是,我们知道现在有一种电子货币叫比特币,这是一种非政府信用创造出来的“币”。其实是一种还不能算货币的“币”,这种币本身也许并不重要,但它却预示了一个时代的到来。比特币将来肯定要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它甚至不会成为未来的货币,可它所秉持的一种技术——区块链技术,却是我们必须重视的可以颠覆现实生活的技术。它将可能把我们带进完全取代政府信用创造的时代,甚至直接把我们引入到个人信用创造的时代。而那个时代到来的时候,政府的信用创造也就是政府发行的货币,将不复存在。美国依赖美元做为它最主要的霸权,当去货币化和去权力化这两样东西都发挥作用的时候,没有了美元霸权,又没有了政治的霸权,美国自然要衰落。就此意义上说,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在我看来,美国的衰落与中国的崛起没有太大的关系,即使没有中国的崛起,美国的衰落也是不可避免的。但美国的衰落,不是用简单抛物线原理可以描述清楚的,即一个事物只要它腾空,到达顶点之后都必然要衰落,这样的描述无异于废话。那么,美国的衰落是什么造成的?它和美国发明了互联网有很大的关系。是美国自己的创新为自己准备了掘墓人,创新能够让一个帝国衰落,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的确如此。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互联网有它自身不可抗拒的原理。第一个原理就是互联网本身是分布式的,扁平化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扁平化必然导致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的结果就是对权力的消解。这是互联网与生俱来的特性,没有人可以和它对抗,美国同样不能,如果说这个原理还不足以充分预证美国要衰落,那么我们再看第二个原理:互联网还将去货币化。先看一看今天我们的远程交易、电子货币、刷卡消费、网上购物等,这些东西正在使纸币——国家的信用创造,一点点退出交易的舞台。也许人们会觉得很疑惑,即使是这样,电子货币、刷卡消费,我刷的不还是美元和人民币吗,它不还是货币吗?但是,我们知道现在有一种电子货币叫比特币,这是一种非政府信用创造出来的“币”。其实是一种还不能算货币的“币”,这种币本身也许并不重要,但它却预示了一个时代的到来。比特币将来肯定要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它甚至不会成为未来的货币,可它所秉持的一种技术——区块链技术,却是我们必须重视的可以颠覆现实生活的技术。它将可能把我们带进完全取代政府信用创造的时代,甚至直接把我们引入到个人信用创造的时代。而那个时代到来的时候,政府的信用创造也就是政府发行的货币,将不复存在。美国依赖美元做为它最主要的霸权,当去货币化和去权力化这两样东西都发挥作用的时候,没有了美元霸权,又没有了政治的霸权,美国自然要衰落。就此意义上说,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这一进程本与中国的崛起没多大关系,可是美国却误认为它的衰落与中国有关,它以为它可以通过打压中国改变美国衰落的命运。这给我们带来一个问题,美国不管有没有中国崛起它都会衰落,可是对于中国,有没有美国的打压却对中国能否顺利崛起至关重要。今天,美国的这种战略误判直接给我们带来了巨大压力,这种压力不是虚幻的,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的压力。这种压力让我们既无法回避,又不能正面冲撞,因为发生中美正面冲撞,中国崛起的成本就会太过巨大。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一压力?“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就是在这种困境下,既是我们的主动选择,又是一种被迫的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