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国际社服社会应希图接待叁个未曾霸权的世界,中华人民共和国崛起超过大国对抗逻辑



张树华、赵卫涛:中国崛起超越大国对抗逻辑

图片 1

(作者分别是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欧洲研究所博士后)

张树华、赵卫涛:中国崛起超越大国对抗逻辑

以冷战结束为标志,世界两极政治对立的格局迄今消失已快30年了,但人类社会并没迎来“天下太平”。

(作者分别是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欧洲研究所博士后)

遭遇“9·11”恐怖袭击后,美国把反恐摆在战略日程首位,但结果却是越反越恐,陷入封闭怪圈。加上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新干涉主义的冒险等,过去这些年来世界政治生态让人感到“混乱而失序”。在西方世界内部,经济危机造成贫富对立,社会矛盾加剧,排外主义、民粹主义和保守思潮蔓延。在国际领域,西方大国拉帮结伙、恃强凌弱,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或垄断国际事务现象时有发生。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是国际关系民主化的主要障碍。

以冷战结束为标志,世界两极政治对立的格局迄今消失已快30年了,但人类社会并没迎来“天下太平”。

对此,西方世界无疑需要进行反思,而这其中最应反思的又恰恰是凡事强调“优先”“第一”的美国。中华文化主张和而不同、美美与共,在中国人眼里,世界是展示人类不同文明的“大舞台”。而在美国社会精英眼里,世界却是你争我斗的“大擂台”。

遭遇“9·11”恐怖袭击后,美国把反恐摆在战略日程首位,但结果却是越反越恐,陷入封闭怪圈。加上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新干涉主义的冒险等,过去这些年来世界政治生态让人感到“混乱而失序”。在西方世界内部,经济危机造成贫富对立,社会矛盾加剧,排外主义、民粹主义和保守思潮蔓延。在国际领域,西方大国拉帮结伙、恃强凌弱,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或垄断国际事务现象时有发生。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是国际关系民主化的主要障碍。

执着于寻找敌人和对手,是美国在二战后长期斗争思维模式的产物。回顾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世界政治发展历程,我们更应看到,美国非但没能充分运用好自身权力和影响造福国际社会,反而循着称霸与对抗的行为逻辑越走越远,挥霍了苏联瓦解后在经济和政治层面留下的“冷战红利”。美国的学界和政治精英们鼓吹文明冲突,发动反恐战争,大肆对外输出民主,挑动“颜色革命”,最终使美国成为世界政治的乱源和“麻烦制造者”。

对此,西方世界无疑需要进行反思,而这其中最应反思的又恰恰是凡事强调“优先”“第一”的美国。中华文化主张和而不同、美美与共,在中国人眼里,世界是展示人类不同文明的“大舞台”。而在美国社会精英眼里,世界却是你争我斗的“大擂台”。

美国等西方国家犯下的错误以及世界政治的混乱现实,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美式思维”的负面效应甚至危害。作为新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一直在避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陷入“缠斗”,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上。

执着于寻找敌人和对手,是美国在二战后长期斗争思维模式的产物。回顾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世界政治发展历程,我们更应看到,美国非但没能充分运用好自身权力和影响造福国际社会,反而循着称霸与对抗的行为逻辑越走越远,挥霍了苏联瓦解后在经济和政治层面留下的“冷战红利”。美国的学界和政治精英们鼓吹文明冲突,发动反恐战争,大肆对外输出民主,挑动“颜色革命”,最终使美国成为世界政治的乱源和“麻烦制造者”。

怎奈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等少数西方大国从未放弃以大国对抗的旧有逻辑对待中国的发展。在新近提出“锐实力”之前,针对中国的各种软实力攻势从来就不罕见。在对华“唱衰论”近年来日渐失去市场的情况下,形形色色的“陷阱论”“责任论”层出不穷。无论预言国强必霸、必有一战的“修昔底德陷阱”,还是强调中国应承担更大责任的“金德尔伯格陷阱”,最终目的无外乎都是在减轻美国自身压力的同时,尽可能迫使中国承担与自身能力不符的国际责任,最大限度迟滞中国的崛起进程。

美国等西方国家犯下的错误以及世界政治的混乱现实,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美式思维”的负面效应甚至危害。作为新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一直在避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陷入“缠斗”,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